在线联系官方微博 校长信箱
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您现在的位置:胜博发注册>> 德育工作>> 家长学校

北京大学的鸿浩与我的“老官”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3日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5月4日,北大120周年校庆,面对众多领导和海外来宾,北大校长林建华致辞时,将“鸿鹄(hú)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将“莘莘(shēn shēn)学子”读成“菁菁(jīng jīng)学子”,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网友们引经据典,从蔡元培到鲁迅说起,花式抨击了这位北大校长,还有人把北大沈阳案,重庆大学教授跳楼等事情安在他的头上,甚至还把当年他担任重庆大学校长时候《重大之殇——讨校长檄》,以及浙大校友会“反对林建华先生担任浙大校长”的公开信都翻了出来,来指责这位中国第一顶级学府的校长。

    尤其是这位校长在写了一篇道歉之后,又有很多人抓着“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这一句不放,认为质疑是科学发展的根源,对其大肆抨击,甚至政事堂朋友圈里面有几个北大毕业的朋友也不例外。

    说起来惭愧,政事堂考不上北大,本不应该针对北大的家事儿发表啥意见,但是呢,政事堂的遗憾中有两个,都与北大有关,一个是没上过北大,一个是没上过.......所以,还是决定说两句。

    政事堂高中的时候,就读于某被誉为东北小清华的高中,因此当年也曾有一颗“北大清华”的心,甚至在高一的时候,还在学校读书馆当了一年的管理员。

    我们高中有一位教导主任,相当于校长书记之后的学校三号人物,在全国都非常有名气,他的外号“老官”,也是我们几代校友们共同的回忆。

    老官有两个最大的特点,一个是教训学生特别严厉,因此也特别遭同学记恨,另一个公开场合讲话的时候,总会搞出大笑话。

    他的讲话,被同学们收录起来,编撰出了一份“老官语录”,在网上一度还挺火的。这里呢,政事堂分享几段他的公开讲话:

    同学们不要在走廊上乱吃瓜果皮核......

    学校明文规定不许穿超短!你,把裙子给我脱(tě )了!

    2月6号情人节,我发现有的同学竟然去街头卖花......

    我看到有同学下课偷跑去麦当劳吃肯德基......

    有同学上课偷看课外书,那个什么哈利波特写的.....

    诸如此类的大笑话,在每周的升旗仪式上,几乎都会发生。可想而知,每次说错话时,台下学生们的反应,嗯,远比“鸿浩志”和“菁菁学子”丢人多了。

    而这位“丢人”的教导主任,还负责学生的纪律,为了控制“早恋”,我校男女生甚至不允许并排走路,而为了防止网瘾,他甚至放学后还去网吧抓人。

    尤其针对高一的新生,他训起来特别狠,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违反纪律的同学以雷霆万钧之势大声呵斥,甚至给很多同学们造成了心理阴影。

    这么久了,政事堂依然记得有一次我犯了错误,被他单独叫到了教导处,当时一贯以胆大著称的我,想到要面对的恐怖的老官,都不禁打了寒颤,内心不甚惶恐。

    因此,老官也特别容易的得罪人,学校的公告栏偶尔能看到斥责他的大字报,甚至还有同学从校外找人来揍他一顿,他大家也称之为“死老官”,可见,这种愤恨和恐惧有多深。

    这种恐惧感,几乎一直伴随着着我的高中生涯,直到高三几轮模拟开始之后,大家的成绩基本稳定,在临近高考的元旦晚会上,一贯冷酷的“死老官”突然变了一个人,在台上表演完一个小品之后,对台下的同学们来了一段真情告白:

     “有人说,你太凶了,我要说,其实你不懂我的心,I love you ,my students。”

    被老官斥责多年的我,当时突然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回想起当年被老官叫进教导处,本以为会遭受“私刑体罚”的我,竟然在认错并承诺不再犯,就被放了出来。

    这时,我突然明白,“死老官”在公开场合的严厉,下班后还去网吧抓人,他的“狠”,都是为了同学们高三这一次鲤鱼跃龙门的高考。

    他,是真的爱我们的。

    老官虽然姓官,他是他却不懂为官之道,在学校一直都在唱白脸。而他唱红脸的直属领导深知用人之道,从各地引入了大批的高级教师,几年后,凭借着处理家长的关系和学生的成绩,被调到我市土地储备最多的区,破格提拔为主管城建的副区长,成为我省最实权的副局级干部之一。

    而老校长走后,教委就从某不入流高中调来了一个玩政治和演戏的高手,非常懂得笼络学生的爱戴。但是来了不久,就把老官以及学校的顶级教师都赶走了,从她原来不入流的高中把老师都调过来,并大肆开后门,有钱就能入校,甚至把高中的复读学校变成了自己的私人学校。

    一个好的校长,会懂得引入优秀的人才良币驱逐劣币,而一个坏的校长,则会劣币驱逐良币。长期下来就会导致整个学校的教育质量产生长远的变化,这里,我对母校就不多做评价了。

    说起来,老官是一个主抓学生纪律的政教主任,如果他把心思都放在如何讨学生喜欢,就像后来的那位校长,在学生和家长面前当影帝,把精力都用在了作秀上面,有什么用呢?

    同样,北大的林建华是一个在学术上颇有建树化学家,可又不是文学家,大家术业有专攻,精力都要放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哪怕是如今季羡林老先生再请出来,把镧铈镨钕钷钐铕钆铽镝钬铒铥镱镥锕钍镤镎钚镅锔锫锎锿镄钔锘铹这些字给他看,恐怕他也未必能念出来几个。

    大家想一下,任何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如果北大的校长把心思都花在推敲“回字有几种写法”上,把心思都用在反复校对一场演讲的时候,而不是为北大的教育质量提升做努力,恐怕这才是北大和中国教育的悲哀。

    林建华在出任重庆大学校长的时候,校内论坛上一篇题为《重大之殇——讨校长檄》的帖子,矛头直指时任校长林建华推行的包括人事改革在内的多项改革举措。

    等林建华被传调任浙大校长前后,法国浙大校友会长称,受全球各地多位浙江大学校友会负责人委托,发表联合声明,反对其出任校长。甚至副校长褚健案也被舆论上跟他挂钩了。

    这是为什么呢?林建华无论在重庆大学还是浙江大学,都是将引进人才和改造院系作为第一要务,甚至他执掌浙大期间,招聘青年“千人计划”数量甚至都超过北大。

    而他从外部引进人才的“千人计划”、“百人计划”。不时会“空降”一些人,直接接任一些学院的院长或某个系的主任,这些举措遭致一些老教授和中层干部的不满,自然就会有极大的反噬。

    但是,作为一个顶级学府的校长,长远的来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给学校引进足够优秀的师资,其他都是扯淡。北大在北洋民国时为啥那么牛逼,还不是因为汇集了全中国最顶尖的精英么?

    要知道,一个学校每年教育部拨付的经费,是有限的,在蛋糕有限的情况下,引入新的教师,结果就是原有的既得利益集团收到了损害。

    譬如他在重庆大学,将学院的财权和人事权集中到学部,学院只负责教学管理,自然损害了绝大部分团体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在重庆大学和浙江大学期间,都遭遇到了原有利益集团的阻力,名声自然就不会很好。

    譬如,那位做了一点微小贡献的长者,自然就是被既得利益集团黑的最厉害的。

    名声好的校长就一定好么?中国目前有很多会作秀的校长,往往都是些因循守旧的老好人,谁也不得罪,把当校长视为履历上镀一层金,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

    这种老好人在中国教育界多的去了,但是,老好人式的校长,适合去当如今北大的校长么?

    记得前段时间,微信上流传一个全国商学院的排名,里面北大光华排在清华经管前面,我每次看到,都会对这个排序调侃一番。

    如今北大什么情况?林建华为啥回来当救火队长接替前校长,大家心里没点B number么?看看国家拨给清华的经费一路飞涨,而北大的经费却大幅缩水,这是什么原因大家心里没数么?

    在中国的体制之下,经费决定了师资力量和规模,也就决定了学校的发展,如果北大再没有一个像林建华改革派的校长,恐怕十年之后,就会彻底被清华甩出一个身位,能不能比得过浙大还两说。

    其实,林建华这次说的“焦虑与质疑”,不正是目前广大北大学子的写照么?原本北大学子从政和从商的众多条快车道,如今出现了大面积的堵塞,一个个都深陷焦虑,甚至开始产生质疑。

    所以,要仔细读林建华这篇自己写的文章,对于“焦虑与质疑”,他说要以“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这才是一个真正热爱北大的校长应该说的话和抉择。

    就像我高中的那位“老官”一样,爱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分享: